为什么要精准扶贫

       我国扶贫开发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,通过近30年的不懈努力,取得了举世公认的辉煌成就,但是,长期来贫困居民底数不清、情况不明、针对性不强、扶贫资金和项目指向不准的问题较为突出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目前全国农村贫困居民8249万人(其中四川为602万人),实际远远不止8000万,这个数据是国家统计局根据全国7.40万户农村住户调查样本数据推算出来的。这个数据对于研究贫困居民规模、分析贫困发展趋势不是很科学,但在具体工作中却存在“谁是贫困居民”“贫困原因是什么”“怎么针对性帮扶”“帮扶效果又怎样”等不确定问题。由于全省乃至全国都没有建立统一的扶贫信息系统,因此对于具体贫困居民、贫困农户的帮扶工作就存在许多盲点,真正的一些贫困农户和贫困居民没有得到帮扶。

       精准扶贫的背面是粗放扶贫。长期来,由于贫困居民数据来自抽样调查后的逐级往下分解,扶贫中的低质、低效问题普遍存在,如:贫困居民底数不清,扶贫对象常由基层干部“推估”(推测估算),扶贫资金“天女散花”,以致“年年扶贫年年贫”;重点县舍不得“脱贫摘帽”,数字弄虚作假,挤占浪费国家扶贫资源;人情扶贫、关系扶贫,造成应扶未扶、扶富不扶穷等社会不公,甚至滋生腐败。表面上看,粗放扶贫是工作方法存在问题,实质反映的是干部的群众观念和执政理念的大问题,不可小觑。

       现行的扶贫制度设计存在缺陷,不少扶贫项目粗放“漫灌”,针对性不强,更多的是在“扶农”而不是“扶贫”。以扶贫搬迁工程为例,居住在边远山区、地质灾害隐患区等地的贫困户,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,是扶贫开发最难啃的“硬骨头”,移民搬迁是较好的出路,但是,因为补助资金少,所以,享受扶贫资金补助搬出来的多是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农户,贫困的特别是最穷的农户根本搬不起。新村扶贫、产业扶贫、劳务扶贫等项目,受益多的主要还是贫困社区中的中高收入农户,只有较少比例贫困农户从中受益,且受益也相对较少。

       综上所述,原有的扶贫体制机制必须修补和完善?;痪浠八?,就是要解决钱和政策用在谁身上、怎么用、用得怎么样等问题。扶贫必须要有“精准度”,专项扶贫更要瞄准贫困居民,特别是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务必重点用在贫困居民身上,用在正确的方向上。扶贫要做雪中送炭的事,千万不能拿扶贫的钱去搞高标准的新农村建设,做形象工程不能实现扶真贫。贫困区域的发展,主要应使用财政综合扶贫资金和其他资金。

2018年5月2日 18:30

新闻动态

吉祥坊官网开户 大冶市| 沙河市| 得荣县| 镇远县| 会理县| 鹤庆县| 杂多县| 隆昌县| 礼泉县| 志丹县| 恩平市| 佛教| 崇明县| 页游| 庆元县| 安仁县| 宿州市| 汤原县| 斗六市| 信丰县| 新昌县| 右玉县| 蒙自县| 两当县| 江安县| 云浮市| 丹江口市| 来凤县| 观塘区| 汾西县| 紫阳县| 于都县| 牡丹江市| 门源| 莱西市| 文成县| 永嘉县| 通化市| 民乐县| 渑池县| 焦作市| 潮州市| 含山县| 安福县| 迁西县| 策勒县| 岚皋县| 南阳市| 府谷县| 五常市| 富源县| 通道| 遵义市| 大足县| 垫江县| 修武县| 大新县| 基隆市| 六枝特区| 浏阳市| 象州县| 九龙城区| 敦化市| 定安县| 桃园县| 疏勒县| 新竹市| 盖州市| 太和县| 康定县| 拜泉县| 道真| 玛曲县| 丹寨县| 京山县| 英吉沙县| 中方县| 平凉市| 阳西县| 柘荣县| 米林县| 根河市| 新余市| 鸡泽县| 岳阳县| 商洛市| 惠东县| 夏津县| 临城县| 稷山县| 金川县| 广宁县| 呈贡县| 巴里| 五大连池市| 开远市| 昌图县| 始兴县| 休宁县| 呼玛县| 两当县| 喜德县| 东明县| 邓州市| 双流县| 沽源县| 额尔古纳市| 油尖旺区| 桦甸市| 巴彦淖尔市| 怀宁县| 定结县| 云林县| 喀喇| 云梦县| 宜都市| 太仆寺旗| 虹口区| 邹城市| 富阳市| 阜康市| 青州市| 犍为县| 兴安县| 色达县| 塔河县| 明溪县| 南宫市| 弥渡县| 奉节县| 东平县| 温宿县| 余干县| 淄博市| 城市| 双峰县| 沙河市|